欢迎来到某某智能家居官网!

南京患者生命垂危 山东药企仅用5小时送药-新华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6-12 03:32

  救命药被送到医生手里。

  2日,南京一名老年男子喝了鼠药后中毒,生命垂危被紧急送到了南京同仁医院。为了挽救这名男子的生命,医生需要乙酰胺注射液来抢救,可同仁医院采购主管曹春艳找了南京多家药企都没有找到此药。情况紧急,曹春艳想到乙酰胺注射液产自山东,于是她立刻联系了山东国信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杨保珍,向他寻求帮助。一场跨省送救命药的故事正式拉开序幕……

  山东药企接到电话南京急需乙酰胺注射液

  2日上午,南京同仁医院接诊一名老年男子。这名男子喝了鼠药,送到医院时情况紧急,有生命危险,医生立刻对其展开抢救。在抢救过程当中,医生急需要乙酰胺注射液来挽救病人的生命,但是,医院里没有这种药了。

  南京同仁医院采购主管曹春艳接到临床医生的电话时,心里也是非常着急,立刻向南京各药企求助,希望能找到救命药。但是,让曹春艳没想到的是,南京所有的药企都表示自己那里也没有这种药了。

  乙酰胺注射液,用于氟乙酸胺、氟醋酸钠及甘氟中毒特效解毒。“这个病人用这个药很合适。”在曹春艳的记忆当中,南京最近几年没有出现这样的病人,两三年没有人用过乙酰胺注射液这种药了,“所以也没什么库存”。

  情急之下,曹春艳想到乙酰胺注射液是山东一家药厂生产的。“我之前和山东国信药业有限公司有过业务往来,就想求助于他们。”于是,曹春艳拨通了国信董事长杨保珍的电话。

  南京患者急需乙酰胺注射液救命。

  多个环节紧急联动两路人马出发送救命药

  2日下午1点35分,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杨保珍原本平静的周末。“人命关天的大事,可不能怠慢,我立刻开始找药。”杨保珍的公司里没有这种药,他第一个想到的是生产乙酰胺注射液的药厂。“但我联系了他们的负责人后得知,他们暂时也没有这种药了。”

  放下电话的杨保珍想了一下,接着把电话打给了山东海王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赵方军。“接到电话后,我立刻安排人去查库存,得知在潍坊的分公司还有20支乙酰胺注射液。”赵方军赶紧将这个消息告知杨保珍。

  杨保珍听到有药的消息后,稍稍松了一口气。“接着我们单位的小伙子王诗隆就买了前往潍坊和去南京的高铁,准备去拿药、送药。”如果顺利的话,当天下午2点40分王诗隆将坐上前往潍坊的高铁,3点52分到达潍坊,拿到药后接着赶往南京,晚上8点50分就能到。

  王诗隆还在赶往潍坊的路上,这边赵方军却有了新情况。“我发现位于枣庄的苏鲁海王还有35支乙酰胺注射液,并且从济南到南京正好能路过枣庄,如果从枣庄拿药,到南京的时间就能提前两个半小时左右。”赵方军立刻把这个信息告诉了杨保珍。

  在药企工作多年的杨保珍深知,病人哪怕早一秒钟用上药,就可以多一线生机。于是他当机立断联系了自己单位的另一名职工冯跃虎,让他立即赶往枣庄。接到电话后冯跃虎简单收拾了一下,马上赶往西客站,为了节省时间,他的同事帮他购买了前往枣庄的火车票。

  没能买到坐票他抱着药一路站到南京

  下午3点36分,冯跃虎坐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他心里非常紧张,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总担心会不会遇到什么岔子。“万一火车晚点了怎么办?万一送药的人路上堵车了怎么办?万一……”冯跃虎把所有可能遇到的情况都想了一遍,又想了解决办法。虽然心里想的都很好,但他的心一直没能平静下来。“当时恨不得让高铁再快一点。”

  与此同时,枣庄站检票口工作人员马婷婷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有一个救命药需要送到南京,询问能不能让送药的人员进站将药送给车上的人。”马婷婷立刻将这个情况反映给了值班站长,站长听后表示可以。

  马婷婷给对方回了电话。“我告诉他们可以进站,他们很激动,连连道谢。”下午4点10分,苏鲁海王送药的人赶到枣庄站,联系到了马婷婷。“那人手里拿着药,看上去非常着急,我赶紧将他领到了车厢前。”

  冯跃虎只买到了去南京的站票。当事人供图

  下午4点26分,冯跃虎乘坐的火车准时到达枣庄,随后顺利拿到药,他的心里顿时踏实了很多。这20支乙酰胺注射液并不重,却是一个人生的希望。拿着药,冯跃虎去补了车票,但很不巧的是,他只买到了去南京的站票。

  站在火车的过道里,冯跃虎怀里抱着救命的药,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原本平静的心不由自主地又开始焦急起来。“我会忍不住想,那个病人怎么样了?我会不会太慢了?”冯跃虎用力地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南京市区连闯十多个红灯

  40分钟路程只用15分钟

  这边冯跃虎抱着药在车上着急,在南京,他的同事杨凯早就接到了消息,虽然冯跃虎是晚上6点多到,但杨凯还是在下午4点钟就赶到了火车站。

  杨凯将车停好后,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他忽然想到,冯跃虎在傍晚6点09分到站,那正好是下班高峰期,万一堵车怎么办?在火车站工作人员的提醒下,杨凯赶紧拨打了122。接警的是南京市江宁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南站中队民警邓刚,他曾在山东当过兵。邓刚一听到这个药是从山东运过来的,心里顿时有一种亲切感,他赶忙开车就向南京南站赶。

  冯跃虎乘坐的G59次高铁在傍晚6点09分准时到站,他一个箭步冲出车厢,快跑到出站口,将药送到了杨凯手里。

  与此同时,邓刚也刚好到站,他在电话里和杨凯确认了车牌号后,拉响了警笛,让杨凯的车跟在警车后面。当时南京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非常多。

  两辆车风驰电掣般在路上行驶着,一路上连闯了十几个红灯,车上的人都知道,他们每快一秒钟,医生从死神手里夺回病人生命的胜算就多一分。原本40多分钟的路程,最终他们只花了15分钟就到达了医院。

  此时,医生已经等在了门口,拿到药后就赶忙送到了ICU。看到药被送进了医院,杨凯和邓刚相视一笑,握了一下手。

  在所有人努力下,只用了五个小时就完成了这次跨省送药的任务。

  为救命不计成本如今病人暂时稳定

  “药已成功送到,任务完成!”当杨凯把这条消息发到工作群里时,冯跃虎已经买好回济南的车票了,正坐在候车大厅里等车,看到消息后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3日早上,杨保珍接到了曹春艳的电话,除了感谢之外,她也给杨保珍带来一个好消息。“在用药过后,那位病人病情暂时稳定了。”

  “为了救命,我们可以不计成本。”杨保珍笑着说,“感谢所有参与这场救援的人,希望病人能够早日康复。”

  链接>>

  救命药乙酰胺为何短缺

  乙酰胺注射液是有机氟杀虫药和杀鼠药氟乙酰胺等中毒的特效解毒药。2007年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的群体食物中毒事件、2011年河北唐山恶性投毒事件等多起中毒事件中,乙酰胺注射液都是要连夜调拨的救命药。目前在国内,乙酰胺注射液只有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以前价格很便宜,现在贵了一些,大概一支几十元钱。”该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他企业不会来‘抢’的,因为这种药用量少。”多年以前,毒鼠强使用较多时,乙酰胺注射液还有点“销路”,随着国家禁止生产使用毒鼠强,乙酰胺的用量已经极低了。

  “有的医院可能好几年也用不上一支,所以在医院里根本没库存。”省城一家医院的药房工作人员说,一旦要用,一般由医院向相关厂家和代理商协调购药。

  (生活日报记者 袁野)

上一篇: 确认!青岛胶州湾海底隧道暂不取消收费-新华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