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某某智能家居官网!

黄亚杰:一生不辞辛苦 只为做好一件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3-31 11:20

 

记者 田琳

 

  图为黄亚杰在为小患者听诊。

 

  深夜,61岁的黄亚杰坐在电脑桌前,桌子上还有3部手机、一个平板电脑。她一边用电脑打字,一边又用语音回复来自几部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微信群发来的信息。老伴儿催她:赶紧睡吧,太晚了!

  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又检查了7个微信群,生怕有漏掉没回的消息,这才安心地准备睡觉。在家人的记忆里,好像从2012年开始有微信群时起,黄亚杰就将医院的工作延伸到了家里,利用网络帮助宝妈们解决育儿的难题。

  2019年,已是黄亚杰退休后被返聘回医院工作的第7个年头。一晃她已在市妇女儿童医院当了39年的儿科大夫,一年365天,她只休息7天。她平均每天坐诊10个小时,每年接待4万多名患儿。即使有这么大的工作量,她依旧享受其中,在接待每个患者时她始终都保持着微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未变过。

  有人说,一辈子只坚持做好一件事就是成功,黄亚杰做到了。

  儿时立下志愿

  “我的梦想是一辈子都当个有良心的儿科大夫!”

  进入冬季,儿科进入了患者高峰期。作为专家门诊的大夫,黄亚杰每天要接待近80多名患儿。

  记者在妇女儿童医院采访时看到,一楼儿科的专家门诊已被围的水泄不通。在医院工作人员的引荐下,透过人群,记者才见到黄亚杰。

  黄亚杰正在给患儿听诊、看嗓子,诊断后给家长出了详细的治疗方案。整个过程黄亚杰都面带微笑,耐心地接待患儿和患者的家属。说来也怪,有些哭闹的患儿见到黄亚杰就不哭了,反而温顺地配合她进行检查。还有些患儿跟黄亚杰很熟,跟她又亲又抱,还称她黄奶奶。忙碌中的黄亚杰只能抽空和记者打了一声招呼。旁边的护士助理说:“我们黄主任每天特别忙,她都不敢喝水,就怕上厕所耽误时间。中午她从来都没去食堂消停地吃过饭,都是在诊室对付一口盒饭,赶紧给患儿看病了!”

  下午4点半,黄亚杰的诊室患者渐少,她才有时间和记者聊上几句。她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儿科大夫,现在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好的儿科大夫,别无他求。”

  提起当儿科大夫的初衷,黄亚杰回忆起自己14岁时的一次患病经历。那年她患上了严重的胃肠疾病,当时她正在邻居家玩,突然难受,呕吐到虚脱状态,父母急忙背着她到医院就诊。那一幕情景,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父母特别焦急地央求大夫给她看病。可当时的儿科大夫连头都没抬,话也没说几句,就把她给打发了。她的父母急得直哭,还想详细问问,可这个儿科大夫却将他们拒之门外。黄亚杰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就暗下决心:“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当一个面带微笑、对待患儿和家属有耐心、有良心的儿科大夫。”

  痊愈后的黄亚杰,开始了她的追梦之路。在学校里她努力学习,将考医学院确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毕业后,黄亚杰先是到蔬园乡公社下乡。在下乡期间,她主动到卫生所工作,就为了能当医生,她跟在老大夫身后学习打针、看病,私下还看了很多医学类的书。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她还真当上了农村的赤脚医生。每天背着医药箱,下地给农民看病。恢复高考后,黄亚杰考上了工农兵大学,并有机会到佳木斯医学院进行临床医学专业学习。这时,她离当儿科大夫的目标越来越近。没想到,大学毕业后,她竟被分配到市卫生局医政科。这个差事对别人来说是件好事,可对黄亚杰来说却不如意。因为黄亚杰知道上医政科就没有机会当儿科大夫了。于是,她在管理部门只待了4个半月,就申请下派到当时的妇幼保健站(妇女儿童医院的前身)儿保科工作。

  在这个梦想的岗位上,她一干就是39年的时光。

  岗位上的心愿

  “除了给孩子看病,我不知道闲下来该干什么!”

  1980年,黄亚杰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儿科大夫。

  当时,有个儿科诊所的大夫姓崔,因为她医术高明,对孩子耐心细致,被很多家属亲切地称为老崔太太。黄亚杰的父母经常嘱咐她,一定要做一个像老崔太太一样的好大夫。在医学上,她精益求精,每年都会到一些先进的儿童医院进修学习,将最新的治疗技术引进回来。同时,她每天还会抽出时间阅读很多儿科医学方面的书和杂志。在行医期间,无论患儿再多、再闹,黄亚杰总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和蔼可亲地将治疗方案耐心讲给患儿家属。

  每个来就诊的患儿,她都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认真负责,患儿家属非常信任她。一次,黄亚杰曾看过的患儿半夜高烧突然惊厥,家属就跑到她家敲窗户让她帮忙,黄亚杰当即起身指导家属如何缓解。还有一次晚上9点多,家住九州的一个患儿吃东西噎着了,孩子的监护人都是老人,奶奶便血行动不便,爷爷又患脑血栓,瘫痪在床。黄亚杰赶紧让老伴儿打车陪着自己到患儿家出诊。由于患儿的奶奶方言重,说不清具体地点,急得黄亚杰在九州小区打车转了好几圈,直到患儿的邻居帮忙才找到。进了家门,她赶紧救治患儿,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当患儿脱离危险后,黄亚杰看这个家庭太困难,她又让自己的老伴儿买些吃的给送来了。

  黄亚杰接诊过的患儿很多,天南地北的哪里都有。一天夜里,她突然被一个美国打来的电话吵醒,原来是她曾诊治过的一个孩子在美国生活,突然生病了。孩子的奶奶不信任美国医生,就给黄亚杰打来越洋电话咨询处方。通过患儿奶奶的描述,她很快给出了治疗方案。黄亚杰说:“小儿容易半夜发烧,家长遇到这种情况都着急,多年来,我已养成了24小时不关机的习惯,无论几点,只要有紧急情况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2012年3月13日,黄亚杰退休了。可就在退休的前一天,她还在加班加点地给患儿看病。直到退休的那一刻,她都没想过自己退休要做什么。医院领导让她回来继续当医生,她二话没说,也没申请休息,第二天就继续上班了。黄亚杰说:“我太喜欢孩子了,什么样的孩子我都喜欢。可能你不相信,我看过的孩子,都跟我很亲,有时我刚走到大厅,很多孩子离老远就喊我黄奶奶,然后跟我拥抱,跟我贴脸。那一刻,我觉得太有成就感了,让我离开这样的岗位,我真不舍。”

  退休返聘回来后,黄亚杰反倒比原来更忙了。每个月她只休息两天,每年只有7天假期。她每天早上7时20分到医院,晚上也经常7点多才回家。有时遇到上学的孩子来看病,她上班的时间还要更早些,怕耽误孩子上课。即使这么短的休息时间,她在家也待不住,因为黄亚杰不知道除了给孩子看病,还能做些什么。她心里时时都在惦记着医院里的患儿,看不到他们,总感觉空落落的。

  一辈子的职业情怀

  “患儿家属不容易,我得用耐心缓解他们的焦虑!”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孩子都是家里的宝儿,一旦有个头疼脑热,年轻父母肯定都焦虑,我耐心给他们解释,他们才能放下心!”常年与患儿和家属打交道,她深知孩子生病,家长是多么焦虑。每个到她这儿来看病的患儿,她都尽心尽力的诊治,同时还会照顾到家长的情绪。

  有些患儿家中困难,她十分体谅家长的苦衷,总是尽量减少医药费用,她还经常自掏腰包打车送他们回家,给他们买饭吃。她还号召经济条件好的家长,把孩子不穿的衣服捐给贫困儿童,遇到患儿家庭闹婆媳矛盾和夫妻矛盾,她也耐心规劝,帮他们和好。

  2012年,微信开始普及。一个患儿家属将她拉进一个微信群,群里都是宝妈们。黄亚杰成为群主,很多宝妈都在群里咨询育儿问题。原本忙碌一天的她并没有推辞,而是有求必应。“黄姨,我家宝儿脸上起红点了,您看严重不?”“黄姨,我儿子这两天便不出来,咋整呀?”“黄姨,明天您上班吗?您帮忙看看孩子的嗓子?”诸如此类的问题,她都会抽时间解答。几年下来,这样的微信群,黄亚杰有了7个。她怕一个手机忙不过来,她就把电脑、手机、平板电脑都用上了。每天回到家吃完饭,顾不上休息,仍继续工作,每天都会忙到深夜。一次,一个萝北农村的患儿突然腹痛,脸色发紫,家长不知道什么原因,赶紧用微信问黄亚杰。黄亚杰通过视频得知患儿的情况后,判断这个孩子有可能是患上了肠梗阻,赶紧让家属把孩子送到佳木斯医院急救。正是因为黄亚杰的建议,孩子才脱离了生命危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很多人都纳闷,黄亚杰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咋还有这么大的精力,不累吗?家里没事儿吗?在黄亚杰心里,辛苦、家事和医院的孩子们的健康比起来,都不重要。家里有老伴儿支持她,在生活上照顾她,这让她非常感动,同时也十分愧疚。她每天都在给别人家的孩子看病,自己女儿生孩子,她都没有时间去照顾。她的女儿曾说:“妈妈,我不会当医生,更不会找医生做伴侣,你们医生实在太忙太累了,当医生的家属太苦了!”听到这儿,黄亚杰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在患儿家长的眼里,黄亚杰是个热心肠的好大夫,在同事们的眼里,她也是个首屈一指的榜样。很多年轻的大夫和护士看到她这么敬业,也将自己的辛苦抛之脑后,也学着全心全力服务患者。当一辈子儿科医生,黄亚杰从未后悔过,她记者说:“我这辈子不图名不图利,只图心安,就想干一件事,那就是当儿科医生,只要我还能干得动,我就不会离开孩子们。”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

上一篇:爱心企业为老人送福利

下一篇:没有了